您好,欢迎访问天辰平台代理【免费】注册登录官方网站!
新闻资讯

服务热线400-723-4981

公司新闻

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

天辰代理登录:都市剧成为演技“洼地”,是演员的问题吗?

作者:天辰代理 发布时间:2022-09-22 15:21:32点击:

代理登录天辰:都市剧成为演技的萧条是演员的问题吗?

都市剧成为演技“洼地”,是演员的问题吗?

朱亚文在《简言夏冬》中饰演夏冬

闵思嘉

再好的演员也可能撑不住逻辑崩溃的霸总剧,比如《简而言之夏冬》。朱亚文加万茜的演技搭配,商战加调查员的戏剧语境,霸总男主加职场女性的人物冲突,最后的呈现,就像我们看过的《职场》玛丽苏剧一样,豆瓣目前的5分成绩和朱亚文在其中的表现一样,是一种无聊的存在。

这已经不是朱亚文第一次陷入城市爱情剧的泥潭了。《简单的夏冬》不是个案。《赖猫的狮子倒影》和霸道的女总裁先婚后爱,4.3分;办公室隐婚恋情《北上广不相信眼泪》.7分;商业题材《合伙人》,4分.9分。《我们的法国岁月》和《闯关东》相比,他演过得分最高的作品,得分几乎是悬崖式的下降。

朱亚文的演技也随着该剧的得分而下降。因此,观众有一种分裂感,仿佛在古装、戏剧、时代戏剧中,朱亚文是朱亚文,负担得起和说服那些遥远的故事;但当时间移动,回到城市生活时,朱亚文的表演似乎被涂上了一层油膜,原来的力量坚韧,但让角色看起来停滞粘稠。

都市剧似乎已经成为朱亚文演技的萧条。他越努力演戏,我们就越觉得演戏。作为中生代演员中广泛认可的一员,朱亚文的分裂感颇具代表性,值得探讨。演员的演技和作品文本可能是这个问题系统的一部分。

类型线和时间轴

以朱亚文主演的剧集为样本,可以明显拉出两条轨迹。一条类型线,一条时间线。

他的作品按类型划分,口碑两级分化明显。年代剧和古装剧得分都不错,这也是他建立公众认知度的起点。到目前为止,《闯关东》中的朱传武和《红高粱》中的余占鳌都是朱亚文最受欢迎的角色。他们要么见证迁徙,要么跨越风暴,要么纪念家乡,不仅连接了演员在时间意义上人物地图的成长,也扩大了他在地理意义上擅长的一些男性特征。

但转向现代都市剧,出现了水土不服的现象。前面说过,朱亚文演的都市剧基本都在6分左右甚至更低。与金晨搭档的《十日游戏》是都市剧中评价最好的,但这部剧最突出的标签不是都市,而是悬念。朱亚文原本被认可的演技在这些作品中被夸大和悬浮。在《简言夏冬》中,夏冬处处释放出我知道我很厉害的蔑视;在《赖猫狮子倒影》中,刘青又在闲逛和耙耳朵

花来回跳,甚至让人觉得有点讨人喜欢。在这方面,在2019年的综艺节目《我和我的经纪人》中,朱亚文的团队可能会更准确、更诚实——油腻。

与类型线相关的是时间线。对朱亚文来说,2014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。今年,他加入了一心娱乐,成为了杨天真的艺术家。情感是当时公司为他定制的转型方向之一。在这一标准的指导下,2014年后,他接手了大量现代都市剧,徘徊在6分的边缘。

时代戏和都市剧

朱亚文评价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古装剧或时代剧,这不是偶然的。虽然古装剧和时代剧处于不同的时代,有不同的视觉风格,但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它指向的时代本身就是一种设定感。他们要么带来了深厚而宏大的文化背景,要么带来了颠簸而强烈的人物命运,这给他们的人物带来了强烈的戏剧感。

从看看朱亚文的时代戏和古装剧,就会发现他们都有类似的设定感,这也是他表演的前提。《我们的法国岁月》中在异国他乡奔跑的进步青年,《闯关东》中乱世的从军一代,《红高粱》中乡俗习俗中的搅局者,都是依靠时代特殊性建立的强烈设定感人物。另一个例子可以是剧集评价不高,但朱亚文还是架起了人物的《大明风华》。朱瞻基目睹了靖难之战的成长。他在皇权血池中的命运轨迹也有一种天生的戏剧性和悲剧感。最后,朱亚文在表演中的示弱和邪气也很好地嵌入了角色的不同阶段。

但现代都市剧远离传说。没有那些厚重的历史密度和时代纹理的祝福,大多数国内都市剧的情节都落在了工作场所,工作场所和工作场所的人在许多国内剧中早已悬浮。例如,《女心理学家》中的自杀干预就像播音心理学家,或者像《玫瑰之战》中的红圈律师,在这样的背景下,我们很好地理解为什么朱亚文的演技在都市剧中有点油腻。他只能在《简言夏冬》的开场调查中经历浴袍风暴的调查人员,男主角的霸王、精英、天才等标签,再加上朱亚文本身高浓度、强烈的力量感和戏剧表演,最终的结果是油腻滑落。

表达型与表现型

有些演员自然适合演特定的角色。一些演员在演艺之路开始时就发现了这样的角色,比如周迅,那些模糊、沉迷于关系、无辜抵抗系统的角色,以及她叛逆的叛逆的棱角。有些演员花了一些时间去寻找适合自己的角色,比如周冬雨,在《七月与安生》之后,她才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戏。朱亚文也算是很早就找到自己适合角色的那类演员,这个角色就是《闯关东》里的朱传武,适合年代戏的他,是一种“表现型”的演员,而非“表达型”的演员。这正好与他在表演中需要的设定感相呼应。

所谓表现型,也就是说,演员在理解、接受和纳入现有戏剧文本后,充分呈现出来。此时,演员的表演就像文本和图像之间的翻译,将抽象的文本呈现为特定的场景、动作和人物。在戏剧文本不那么丰富的前提下,表达演员通过自己的一些特点凝聚和传达人物和故事的核心设置感。上述周迅和周冬雨就是表达演员的例子。

在这种逻辑下,我们可以发现戏剧文本,如时代戏剧和历史戏剧,本身有强烈的设置前提,可以为朱亚文的表演提供基本的逻辑和背景空间,回到现代城市戏剧,戏剧文本设置空洞,朱亚文的表演无效。

在上述综艺节目《我和我的经纪人》中,一个戏剧性的冲突点是朱亚文的形象定位。他不知道自己的定位,市场也没有给他准确的反馈。从目前的结果来看,经纪运营团队还没有找到有效的方法。在那些被问及想要什么的时刻,朱亚文犹豫不决。这种犹豫也相当于演员在娱乐资本化环境中通常面临的犹豫:是选择深入培养表演,成为故事、形象和人物的工具,还是走公众认知和娱乐路线,先建立人,再延伸表演路径?前者是积累演技的思路,后者是运营商设置的思路。朱亚文夹在运营商设置和演技积累之间的时间并不短,选择的时间成本最终会成为对演技的浪费,这是一种残酷的双重消费。